工厂化养殖是伪命题?渔业论坛又有新观点未来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14 12:53

  6月19日,2019中国国际水产博览会——现代海洋渔业论坛如期进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绿色渔业,更创辉煌”,湛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刘建文、广东海洋大学副校长谭北平、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等领导出席了论坛。

  现场邀请了中国科学院桂建芳院士、亚太水产养殖中心网总干事黄倢研究员、广东海洋大学东海岛海洋生物研究基地主任孙成波教授,以及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等作报告。

  专家们从不同角度分析探讨我国水产养殖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紧跟绿色发展的时代要求,为推进我国渔业现代化转型升级建议献策,促进各方交流、合作与提升。

  据悉,本次论坛由湛江市农业农村局指导,广东海洋大学、广东省渔业技术推广总站、以及广东水产学会联合主办,湛江市水产学会、湛江市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及岭南师范学院共同承办。应邀出席的参会人员有我国各级渔业行政管理人员、水产技术推广机构、行业协会、水产科研院校及参加2019中国国际水产博览会的行业协会、国内外经贸团体人员等300多人。

  黄倢介绍,全球的水产养殖近年有越来越高的产出,相比于渔业捕捞的饱和甚至下降,水产养殖有着强劲的势头和光明的前景。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在未来30年更需要水产养殖的发展和补给,满足人们对水产蛋白的需求。

  目前,亚太区域的水产总量占全球水产养殖的90%以上的,而中国就占了70%,是全球水产蛋白的重要产地。

  黄倢提到,亚太地区的水产养殖模式多种多样,如缅甸、尼泊尔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仍然以家庭式的养殖模式为主。而鱼稻共养的模式不仅仅在中国兴起,近年在亚太其他地区也在发展,并得到了FAO的关注。此外还包括海上鱼排养殖、网箱养殖、集约化的池塘养殖、大区域连片养殖等多种模式。

  如今亚太地区的水产养殖,特点包括多样化、风险以及依赖性,其中风险包括食物安全、粮食安全、生物安保等,而依赖性也较强,如对劳动力的依赖性。总体而言,亚太水产养殖面临着技术挑战、环境挑战、区域挑战、社会挑战、经济挑战、产业挑战等六大挑战。

  黄倢认为,亚太地区水产养殖的发展,得益于近年来亚太对水产养殖技术和科技研发以及专业教育的投入,培养大量水产专业技术人员,有着广泛的技术培训和技术普及,以及较为完善的水产推广系统。

  其次,市场和自由贸易的需求,也促进的水产养殖的发展。在政策上,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和新的海上丝绸之路,为水产的战略和研发提供机会,为各国的水产贸易产品和技术的提供交流的机会。

  广东海洋大学东海岛海洋生物研究基地主任孙成波教授:对虾健康养殖的系统控制理论和技术

  孙成波介绍,目前我国对虾养殖模式多样,包括鱼鰛养殖、半精养模式、精养模式、淡水养殖模式、工厂(程)化养殖模式以及生态混养模式。基于不同养殖区域特点和动物生态习性差异,建立养殖系统物质多级高效循环利用的生态调控技术,构建和优化以刺参、对虾、梭子蟹、经济鱼类、滤食性贝类等为养殖对象的、差异化的多营养层次生态养殖模式。

  他提到,对虾主要病害对虾常见病害有6大类,超过100多种病原。其中包括病毒性疾病(如WSSV、SHIV)、细菌性疾病(如EMS/(AHPND)/HPNS)、真菌性疾病(白斑病等)、原虫性疾病(微孢子虫、肠胞虫和固着类纤毛虫等)以及其他生物性病症、非寄生性虾病(痉挛病、肌肉坏死病、黄曲霉素中毒等)。

  如今,中国对虾养殖业面临着诸多问题:病害危害严重;种苗市场混乱;饲料市场混乱;渔药市场混乱;检测技术不规范;生态安全和环保问题突出;走私问题;技术服务产业鱼目混杂,如伪理论、伪技术、伪服务等,均不同程度低困扰对虾养殖业。

  种苗方面,孙成波认为国内虾苗市场极其混乱,应当使用生态育苗,在培苗过程采用生物饵料(植物性饵料:角毛藻、海链藻等),禁止采用高温育苗,建议培苗水温控制在30~32℃之间,且采用优质饵料强化(动物性饵料:丰年虫、桡足类)。在病原监测上,虾苗不得检出WSSV、IHHNV、TSV、YHV、EMS、肝肠胞虫等病原。最后选育出抗逆性强的虾苗,尤其是针对氨氮和亚硝酸盐。

  在养殖硬件方面,孙成波认为未来将只剩两种模式,即往两极化方向发展,粗养越来越粗,精养越来越精,生态养殖和工厂(程)化养殖模式将成为趋势。

  其中对于工厂化这一命题,孙成波表示国际上并没有工厂化的说法,只有循环水养殖(循环水量高于95%)和流水养殖(循环水量低于95%),对虾工厂(程)化是最近几年在我国逐渐兴起的一种集约化养殖模式,是在人工控制条件下,利用有限水体进行对虾高密度养殖的一种生产方式,在生产中运用机械、电气、化学、生物及自动化等现代化措施,对水质、水流、溶氧、光照、饲料等各方面实行全人工控制,为养殖生物提供适宜生长的环境条件,实现高产、高效养殖的目的。“它是一个比室外对虾养殖系统更加脆弱的更为简单的生态系统。”

  最后,孙成波总结,养虾系统控制技术的核心理念为抓好病毒、细菌、营养和环境这四个防控,才是养虾成功的关键点。

  冯雪介绍,建设海洋牧场已成为了国家的战略,但目前海洋牧场技术标准和体系建设相当薄弱,滞后发展需要。如今统一海洋牧场定义和分类已成为行业的迫切需求。

  由于海洋牧场的定义多种多样且不明确,因此海洋牧场发展难以管理,建设现状和效果难以统计,影响规划制定、行业有序发展,海洋牧场建设难以发挥应有的效果。

  她介绍,现阶段我国的海洋牧场定义,是根据我国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现状,结合国内外现有的21种海洋牧场概念和描述总结而成。

  会上,冯雪给出了现阶段我国海洋牧场定义:基于海洋生态系统生物与环境相互作用的原理,在特定海域内,通过建设人工鱼礁、海藻场和海草床等工程,构建或修复海洋生物繁殖、生长、索饵和避敌所需的场所,并结合增殖放流、生物驯化控制、休闲渔业开发、资源环境监测和巡查管护等措施,实现海域生态环境改善、渔业资源自然增殖及持续健康开发利用的复合型渔业模式。

  而开发海洋牧场是发展海洋经济的重要内容之一,建设海洋牧场有利于休闲渔业的综合开发,休闲渔业是滨海休闲产业的重要业态之一,因此建设海洋牧场是促进滨海生态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途径。

  桂建芳介绍,水产生物遗传育种学是研究水产生物遗传变异的规律和育种技术的学科,是水产养殖学的一门分支学科,涵盖鱼、虾、贝、蟹、藻等的遗传育种研究。主要任务是揭示水产生物遗传变异的本质和规律,面向生产,挖掘利用野生种质资源,改良水产生物遗传特性,创制高产、抗病或抗逆等经济性状优良的水产新品种,提高水产品的产量和质量。

  自2000年以来,中国已在海水鱼类、贝类和虾类遗传育种研发中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成果,其中南美自对虾作为中国占绝对优势的养殖对虾品种,自2010年起先后选育出4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南美白对虾养殖新品种,分别是通过家系和群体选育方法培育的“科海1号”、“中科1号”、“中兴1号”以及“桂海1号”。

  另外,通过采用群体、家系与多性状复合育种技术,历经10代连续选育,还先后培育了出了中国对虾“黄海1号”和“黄海2号”两个新品种。

  近20年来,我国水产遗传育种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在种质资源库建设、基因资源挖掘、育种技术创新和新品种培育等取得了重大突破。特别是2011年以来,水产遗传育种领域共获得国家奖8项,占水产国家奖的60%,在Nature系列国际顶级期刊发表论文5篇,奠定了我国水产遗传育种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

  最后,桂建芳总结道,现代水产种业的兴起仅仅源于近五十年来水产遗传育种学科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水产遗传育种培育出的200多个水产新品种已为中国水产养殖的快速增长提供了强有力的种业和技术支撑,使中国水产遗传育种的学科发展在某些领域处于国际领跑位置。

  “但与国际化的大种业公司相比,多数水产种业公司还相对较小,其核心竞争力和行业优势尚未形成。”桂建芳说。